小蝌蚪影院

傅奕臣轻笑了一声,低头看着苏蜜,“还有心情说情话,看来是没被吓到。”

苏蜜,“……”

情话个鬼啊,她明明在吐槽好不好。

“走!”

傅奕臣拉着苏蜜起身,苏蜜跟着他,“去哪儿?”

“陪我出去走走。”

男人头也不回的说道,苏蜜瞧着他的背影却笑了笑。

什么陪他出去走走,明明是怕她听了刚刚那些话,心里不舒服,他陪着她出去散心吧。

里头,白淼淼和迟景行进去后,却发现是小旭在哭,白淼淼将小旭抱了起来,轻轻的哄着,小旭竟然立马就不哭了。

迟景行惊讶的道,“他怎么马上不哭了,不会将当妈咪了吧?”

白淼淼白了他一眼,“这么小的奶娃娃,哪儿认识什么妈咪,大概我身上有奶味。”

“有吗?我闻闻!”

森林中有位纯美白精灵

迟景行说着就往白淼淼的胸前拱,白淼淼往后仰,“别闹!蜜儿他们还在外面呢。”

“出去了,我听到了。”

迟景行说着,动作又肆意了几分。

白淼淼,“……”

狗耳朵吗,她怎么没听到。

“那也不行,黄妈还在阳台上呢。”

“黄妈年级大了,耳朵背!”

背个鬼啊,黄妈明明才五十不到!

“哎呀,别闹!”

“没闹,我来看看是不是有奶水了,这个可关系到我儿子的口粮问题!很严肃的!”

迟景行说着更加过分,抬起手探过来,就去解白淼淼睡衣上的袖口。

白淼淼抱着孩子,不好躲避,让他袭了胸,顿时脸就红了。

“严肃个大头鬼,迟景行,个不要脸的!怎么好意思在婴儿面前耍流氓!”

迟景行得逞的笑,还要再凑过去占便宜,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小希还躺在床上睡着,他忙冲白淼淼比划了个手势,走出去接电话。

白淼淼将小旭哄好,放在了床上,谁知道小旭又哭了起来。

白淼淼便也跟着躺在了一边儿,闭着眼睛哼歌给小旭听。

她昨天夜里并没睡好,两个孩子都是新生儿,一会儿就哭闹一次,虽说有黄妈和迟景行照顾着,可她这个当妈咪的哪儿放心的下?

因此这会儿,哄着小旭,她竟然也跟着迷糊了过去。

外头迟景行接了个电话,神情变得严肃起来,片刻他沉声道,“是,首长!”

他挂断了电话,站在原地几秒没动。

原本想陪着白淼淼,直到她出院的,但是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他转身推门进去,走进了屋里去。看到白淼淼睡着了,迟景行反倒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因为他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跟白淼淼提他马上要离开的事情。

上次,他就匆匆离开,这次她才刚刚生完,他却又要离开。

但是这半年,军令难违四个字,却已经刻进了迟景行的骨血,也大概迟家的男人生来就是属于军队的。

“淼淼,等我回来。”

迟景行走到了床前,低声说道,然后就缓缓弯下腰来,在白淼淼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这时候,黄妈从外头走了进来。

迟景行站起身来,冲黄妈使了个眼色。

黄妈便忙跟着迟景行走到了客厅,迟景行怕说话声音吵醒白淼淼,就又带着黄妈出了病房。

“军中有紧急任务,我必须马上离开,劳烦等会淼淼醒来,跟她说下。”

“迟先生这就要走了吗?不能再多留两天?”

黄妈惊讶的道,迟景行抿唇,“淼淼如果不高兴,就多劝劝她。她刚刚生产,身体虚弱,多做些营养品给她……”

心里内疚,迟景行恨不能事无巨细的交代黄妈。

黄妈一一答应了,迟景行又看了眼病房门,没再进去,转身就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了。

黄妈叹了一声,替白淼淼难过。

一个孕期,身边就没个男人,现在才没两天好日子,男人又走了。

所以说,这男人们就是狠心,前一秒还儿女情长的,后一秒说走就走。

黄妈回到病房,就又去了阳台,先前白淼淼换洗下来的衣服,她刚手洗了,还没晾晒。

这时候,病房的门打开,梅弯弯快步进来。

她瞧了眼,就见白淼淼抱着个孩子在睡觉,旁人竟然都不见了。

梅弯弯眸光一亮,勾唇一笑,走过去就抱起了旁边床上宝贝,然后她走到了阳台那边,低声说道。

“黄妈,我带小旭洗澡去了啊。”

黄妈抬头看了一眼,冲梅弯弯点了下头,也没留意。

梅弯弯从衣柜里随手取了一件大衣,转身就迅速的离开了病房。

她出了病房,却根本没往新生儿洗澡的地方去,反倒快步走向了安通道那边,趁没人注意,迅速的打开安通道,闪了进去。

梅弯弯离开病房楼,用风衣将孩子包裹严实,抄近路出了医院后门,那里已经有辆普通的黑色大众等着。

她抱着孩子上了车,吩咐道,“走,走,赶紧走。”

驾驶座上,坐着一个相貌英气的女孩子,“弯弯姐,这样带着小旭走,真的没问题吗?”

“没事儿,能有什么事儿!小旭要吃奶,总不能将他丢在医院里。”

梅弯弯催促着,那女孩是梅弯弯弟弟之前的女朋友,也是警校毕业,这次两人是一起行动的。

见梅弯弯看上去脸色红润,确实一点问题都没有,她便发动了车子,迅速离开。

病房里,黄妈从阳台进来,刚好见白淼淼怀里的孩子在踢襁褓,一副要醒的样子。

黄妈忙过去抱起了孩子,来回走动着哄着,生恐孩子再惊醒了刚刚睡着的白淼淼。

病房门口,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提着个水果篮,打开门闪身走了进去。

黄妈听到动静,走出来时,就见一个陌生男人正在客厅里背对她,不知道在做什么。

“是?”

黄妈诧异道,那男人直起身来,回过头,也错愕的看着黄妈。

然后他露出抱歉的神情来,摆手道,“不好意思,我好像是走错了,我这就走。”

他说着,提起小茶几上的水果篮,冲黄妈再度歉意的点头,走了出去。

黄妈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而那男人退出病房走,快速离开了产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