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222版本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原本席佳倩没有想到,深更半夜的,容臻还会留在医院。

她来这里,只是因为心情不爽,想折磨折磨这个女人。

没想到,到医院停车场,她突然看到了容臻的车就停在旁边。

联想到白天的事,她总觉得容臻半夜来医院跟自己有关。

秦芸毒瘾刚刚上来,还残存着一丝理智。

朝席佳倩摇了摇头,“没有,容臻没有来医院,最近不是一直跟他在一起吗?”

秦芸这幅态度,让席佳倩更加起疑。

“没来?可是我看到他的车了,秦阿姨,骗我?”

“我……”

“秦阿姨,这可不像平时的态度,莫非,容臻知道什么了?”

“不……没有……他……”

乖巧女生让人怜悯

看到秦芸惊慌失措的样子,席佳倩觉得心头的恼怒终于压下去几分。

她勾唇笑道,“没关系,被他知道了也无所谓,反正他现在知道的也不少了。”

听她这么说,秦芸也没有反驳,只是死死地盯着她手里的毒品,忍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再次伸出手来。

“给我……求求,把药给我,我难受。”

“想要啊?”席佳倩走近她,轻轻晃动着针剂,“我可以给呀,不过,得答应我……”

**

医院地下停车场。

彭卫一上车,马上拿起副驾位上的笔记本电脑,连好网络之后,打开早就设定好的软件。

一阵兹兹啦啦的电波过后,席佳倩的声音从电脑中传来。

“……得答应我,在我跟容臻举行婚礼那天,想办法让苏澜那个女人到场。”

容臻坐进车里的同时,恰好听到这么一句。

眉间的折痕变得更加深刻,他递给悄悄看过来的彭卫一个眼神,示意他把声音调到最大。

紧接着,电脑里又传出母亲颤抖的声音。

“叫……叫她做什么?让她来,只会毁了们的婚礼……”

“不用管她来做什么,只需要知道,她来了,我手里的东西,要多少有多少,吃到死都没问题。”

席佳倩邪恶的话音落地,容臻已经默默捏紧了拳头。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经过了将近三四分钟的沉默,容臻终于再次听到母亲的声音。

“好,给我,我帮。”

容臻缓缓松开拳头,合上眼睛,一颗心沉沉地坠入了谷底。

监听设备还在继续运转,只不过传出来的内容已经无关紧要。

彭卫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自家老板的神色,轻声问道,“容少,需不需要派人拦住夫人?”

“拦住她……”容臻顿了顿,又摇摇头,“不能拦,拦住她,所有计划就都败露了。”

这件事已经不光跟他和苏澜有关,牵扯的人和事已经太多太多了,他没办法再回头。

***

南城。

半夜突然下起雨来,淅淅沥沥的,苏澜翻来覆去都睡不安稳,总觉得有事要发生。

凌晨三点多爬起来,抱着手机刷了两个多小时的微博,却是安安静静的,不管南城还是京都都没有任何消息。

好不容易熬到天光大亮,正好接到方珏的短信,说是第二针预防毒素感染的药物已经邮寄到京都,她马上打电话给容臻。

不知男人是不是也一夜没睡,电话响了没多久,就被接起来。

“苏澜,怎么了?”

男人声音很是清醒,看来,果然是一夜没睡。

苏澜心思微沉,反问道,“那边出什么事了吗?”

想起昨晚监听到的内容,容臻脸色暗了几分,稍加犹豫,还是如实说道,“席佳倩想骗来京都,应该是打算在两周后的婚礼上做手脚。”

听出男人话里的忧心忡忡,苏澜倒是不太担心,还笑了笑,说道,“真要这样的话,她骗我去我当然不会去了,反正有的限制令在这里,我想去也去不成。”

话是这么说,容臻还是不太放心,又跟她强调了一遍,“不管谁说什么都不要来。”

“我知道,”苏澜语气透着无奈,“都把她的圈套拆开放到我眼前了,我怎么可能还往里面跳啊?”

听她这么说,容臻再不放心,也没再说别的,只是叹了口气问道,“怎么这么早打电话过来?”

苏澜这才想起正事,“我是想告诉,方珏寄来的药今天上午就能送到黎夏那里,听说战家有私人医生,让他们给注射。”

“……”

“以防万一嘛,”苏澜我打断他原本想说的话,换了一种幽怨的语气,“两周以后,还真打算跟她举行婚礼?”

听出女人话里的委屈,容臻难得笑了一声。

“婚礼之前就能结束,放心,我的婚礼只会给一个人。”

“切,”苏澜也跟他开起了玩笑,“说得好像我同意嫁给似的。”

电话里突然安静了好几秒,好不容易轻松下来的气氛又变得凝重起来。

苏澜以为男人不说话是因为误会了什么,正想解释,却听他认真严肃的说道,“苏澜,嫁给我吧。”

在一起纠缠这么多年,容臻从没有用这么正经的语气说过这句话。

苏澜一时间怔住,没有马上回答。

自己也知道这个求婚来的突然又草率,容臻又补充道,“这件事结束以后,我好好跟求婚。”

经历了这么多,苏澜哪里还在乎求不求婚的形式?

淡淡地笑道,“我答应。”

这四个字来的太突然了,容臻半天没有反应过来,随后不知想到什么,又特别郑重地问道,“办个特别盛大的求婚仪式好不好?把以前的同事都邀请过来……”

“不用,”苏澜柔声打断他,“我说我答应,我同意了。”

女人温柔又坚定的声音通过无线电波传过来,落在容臻心间,让他顿时觉得心口一片发烫。

此时的他,睡袍半敞,恰好露出腿上一道疤痕。

那还是苏澜当初被关在山上跟他抗争时,拿碎掉的花瓶碎片割伤留下来的。

本以为发生这么多事,出现这么多误会,他们很难再重新在一起。

没想到……

容臻忍着心底的疼惜,故作轻松地跟她开玩笑,“苏澜,可不是这样的性格。”

苏澜垂下长睫,半玩笑半认真地回答,“那只能说明,还不够了解我。”

不够了解……她究竟有多么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