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观视频app下载安装免费

宋崇宁二年九月某日,泉州

凌晨时分,泉州西南海面上两艘巨大的客舟正乘风破浪行驶在风平浪静的海水之中。

两艘客舟来自大食国,一艘为运送货物的普通客舟,一艘为武装商船,负责护卫客舟前来泉州经商,武装商船上有武师数十人,另有一些简陋的海战兵器,如拍杆、撞角、投石机等等。

天刚蒙蒙亮,海面之上起了一层浓雾,云雾缭绕的,能见度极差。

卢至华是一名来自大食国的蕃商,原名为无西忽卢华,因其长期在宋地经商,甚至常住于广南东路的广州、福建路的泉州等地,甚至还在宋地娶妻生子,因而取了个汉人名字,卢至华。

此时经长时间的航行终于快到泉州了,到了泉州,先是售卖船上的货物,其后因信风的影响,需在泉州居住至冬季,方能返回大食国。

此时卢至华站在客舟宽大的甲板之上,忧心忡忡的看着雾蒙蒙的海面。

卢至华长期海上经商,航海经验非常丰富,此时卢至华忽然感到一阵心慌,心中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眼见着就要抵达泉州港了,可千万别出事啊,卢至华心中一直不停着祈祷。

“加快速度,叫他们快点划,到了泉州,我有重赏。”卢至华随后吩咐手下水手道。

“遵命,卢纲首。”一名杂事应道。

客舟长二十余丈,吃水四丈,宽四丈有余,可载四千斛粟,并可容纳上百名水手。

被风吹过的清纯MM

客舟共有五个船舱,最大的船舱高一丈有余,四壁都有窗户。

客舟是泉州官府的船只,是卢至华等海商租用的。

客舟较大,多桅、多桨,还能脚踏划水,能安然渡过逆风恶浪,唯一的缺点就是速度较慢,特别是装载货物之后。

正在此时,一名杂事忽然指着浓雾喊道:“纲首,纲首,前面有船,有两条。”

卢至华闻言连忙睁大眼睛看着前方海面上,只见两个巨大的物体逐渐从浓雾之中显露了出来,并逐渐向卢至华等人的客舟靠了过来,随着距离的拉近,这两个巨大物体也越来越清晰了,是两艘巨大的船只,船头的青铜撞角与巨大的甲板也是逐渐从浓雾之中露出了头,船只两侧无数船桨拍打着水面,激起了无数水花。

船只之上高高挂起的墨绿色旗子,因距离太远,从而分辨不出是哪里的船只。

“不是两条,有许多条。”

“天呐,哪里来的这么多的船只啊?”

“恐怕几百条船啊?”

此刻除了两艘似乎是战船的船只当先钻出了浓雾,其余船只也是一艘接着一艘自浓雾之中钻了出来,黑压压的,很快就铺满了前方整个海面。

“护卫船只殿后,将货物抛下大海,速速逃往泉州。”卢至华仔细观察对方船只之后,神色慌张的大声吩咐手下道。

“纲首,这是为何啊?千里迢迢贩货至此,着实不易啊,就这么倒入海中?”卢至华数名手下是万般疑惑不解,于是纷纷开口问道。

“对方是海贼啊,你们说此刻是命重要还是货物重要?”卢至华焦急得连连说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

“海贼。。。?万一是官府的船只。。。岂不是折了本了?”众人仍是半信半疑的。

以往海贼劫掠,最多不过出动船只十余艘而已,可这次居然有数百艘之多,此使得

正在此时,远处忽然吹响了数声号角,随后数艘大船自船阵当中冲了出来,直奔卢至华等人的船只而来。

“泉州官府哪里有如此之多的战船啊?快快逃命啊!”卢至华吓见状吓得大声吼道。

众人这才注意到了,果然这些战船与泉州舟师的战船完不同,显得异常的破旧,但却显得狰狞恐怖。

“是海贼,是海贼!快逃命啊!”数名负责瞭望的水手此刻终于看清了对方船只及其旗号,于是大声呼喊道。

客舟之上的杂事、部领、艄公、水手们这才被吓得魂飞魄散,众人惊恐的大叫大嚷,手足无措。

卢至华虽然也是被吓得魂不附体的,可卢至华常年海上经商,非常有经验,同时也见多识广,于是努力镇定下来后,大声嘶吼道:“抛去货物,杨帆,杨帆,快,快,向金门逃去,快啊。”

卢至华喊声中带着哭腔,声嘶力竭的。

客舟驶向泉州是逆风,没有升起船帆,此时打算逃往金门,是顺风,因而升起船帆才有可能逃脱。

客舟之上的水手们听到卢至华的大喊声后,拼命扳动船上巨大的绞轮,三个巨大的船帆缓缓的升上了桅杆。

“将货物丢进水里去。” 卢至华见情势危急,于是又是大声吩咐手下放弃货物。

海贼的凶残众人是早有耳闻,此时保命要紧,哪里还顾得上货物,顾得上赚钱?

众水手闻言纷纷奔向船舱,奋力搬着货物,怎奈客舟是在急速行驶之中,摇摇摆摆的,站都站不稳,搬动货物是异常的困难?搬动货物之中反而使不少水手因此而受伤。

船帆、划桨、踏车此时一起启动,客舟明显速度加快了许多,驶向了金门岛。

护卫商船为卢至华雇佣的,船上武师也是如此,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因此护卫商船不顾自身安危,调转船头,向着冲过来的数艘海贼迎了上去,欲减缓海贼船只的追击速度,使得卢至华等人能够逃脱。

“漩涡,漩涡。。。”护卫商船一名艄公忽然惊恐的大声喊道。

此时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漩涡,海水在其中不断的旋转的,就像一个巨人在海面之上张开了血盆大口,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护卫商船上的顿时发出一片惊呼声,追击的海贼船只望见漩涡之后,也是大惊失色,慌忙驾船躲避。

护卫商船之上的水手、艄公等人极有经验,奋力转动着船舵、划着桨在漩涡边缘挣扎的驶离漩涡,船只歪斜,有两名水手站立不稳,惨叫着掉进了海水之中,瞬间就被漩涡吞没了。

身后追赶的海贼船只就没那么好运了,其中一艘海贼船直接冲进了漩涡,旋转着逐渐没入了海水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剩下的一艘海贼船吓得连忙躲的远远的,也顾不上追赶客舟了。

正在此时,又冲出来两艘海贼船,速度极快,距离也近,其中一只海贼船直接向护卫商船的中部冲来。

已经躲不开了,两船相撞已经无可避免了!

轰隆一声巨响,海贼船上青铜包裹、巨大的撞角狠狠的撞在了护卫商船之上,木屑飞扬,碎木飞的到处都是。

护卫商船被撞的整整在海面上转了一圈,两船之间激起了巨大的浪花,浪花泼在了船上,淋在了船上翻滚的人群之中。

另外一艘海贼船只也赶了过来,两只巨大的吊木从船上向客舟砸了下来,吊木的顶端有各有一个巨大的鸟嘴状铁钩,狠狠的砸在船上,并钩住了护卫商船,将两艘船紧紧的钩在了一起。

“狗贼,害我损失了一条船,杀上去,部斩尽杀绝。”

“看你们往哪里跑?杀啊!”

海贼船上无数海贼抛出了钩绳、挠钩等物,有的甚至直接从船舷处跳到了护卫商船之上,挥舞着各种武器向客舟杀来。

护卫商船有数十名武师,此刻已无退路,降也是死,不降也是死,就算是不死,落在残暴的海贼手中,是生不如死。

因此此时武师们反倒是不惧了,拿着各种兵器与海贼厮杀在了一起,武师之中也有凶悍之辈,将冲上船的海贼砍落海中。

顷刻间,海面之上杀声震天,双方纠缠在了一起,是拼命厮杀。

“走吧!”卢至华呆呆的看着这一切,随后大哭着离去。

幸亏护卫商船的阻挡,同时海贼船只似乎是无心恋战,不欲死追卢至华的商船,因此卢至华等人才逃出生天,向着泉州附近的岛屿金门岛逃去。

。。。。。。。。。。。。。。。。。。。。。。

“点燃烽火!”

福建路漳州长泰县知县邱呈祥嘶哑着嗓子吩咐手下道。

禾平乡地处长泰县最南端,有百姓三百余户,人口一千余人。

这里的百姓平日里种地、种茶或下海捕鱼,过着宁静的生活,可此时宁静的生活却被打破了,禾平乡到处是逃难的百姓,扶老携幼,肩挑背扛着自己家中那点可怜的财物,哭哭啼啼向北面逃难而去。

禾平乡此时各处浓烟四起、火光冲天的,百姓们慌慌张张四处寻找躲避之处。

“冯都头,贼寇到底有多少人?”邱呈祥吩咐手下点燃烽火之后,嘶哑着嗓子问向县衙之中一名冯姓都头道。

天黑时分,长泰县禾平乡忽被海贼袭击,于是邱呈祥接报后,一面向漳州等地求援,一边带着县衙之上不多的衙役、捕快、弓手赶到了禾平乡。

“邱知县,太混乱了,加上天黑,因而不清楚贼寇有多少人马。”冯都头大声应道。

“再探!”邱呈祥沉下脸说道:“来人,疏散百姓,让百姓们顺着大路去县城。”

只要进入长泰县县城,相对来说就安许多了。

贼子们疯了?竟然大张旗鼓的攻打宋地?邱呈祥随后看着已经冒出滚滚浓烟的烽火台及处于一片混乱之中的禾平乡,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