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直播二维码下载

“周深,谢谢的提醒,但我不会怀疑慕煜行。”

话落,温静很快收拾了东西出去。

医院里的空气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可她此刻却觉得有些窒息的感觉。

她不会怀疑慕煜行的。

他不会欺骗她的。

深呼吸的,她来到神经科,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慕煜行的手术应该差不多完成了。

周冉拿着一件白大褂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见到温静在,愣了愣。

放下衣服之后,她面无表情地出去。

只是敞开的口袋里,放着一支唇膏。

温静皱了皱眉,拿起唇膏追上周冉,“把的东西带走。”

“唔,我竟然忘记了,这是慕医生送给我的呢。”周冉故意道。

“周冉,是活在梦里吧。”温静直接拆穿她。

邻家纯情女郎娇羞动人

“……不信就算!”周冉气得跳脚。

本是想看看温静生气的样子,但她越是平静,反而是她更加生气。

“这牌子的唇膏早就报道过有问题,我劝,少用。”温静语气清淡。

“!”周冉更气了,一怒之下就把唇膏给砸了。

这时,慕煜行正从手术室出来,周冉压抑着一直低低地哭着,好不惹人怜。

温静在她身边,别人看来,倒是像温静欺负她。

温静无奈地皱眉,真的是小妹妹。

莫名地,她现在也不太想见到慕煜行。

扭头走进了电梯,慕煜行的脸色沉了沉,当即追上去。

只是,周冉却挡住了她,“慕医生,温静刚才竟然砸了我的唇膏,她就是看不惯我跟同一个科室上班!”

“温静吃醋,我很乐意看见。”慕煜行却落下一句带着几分甜蜜的话。

周冉扁着小嘴,眼泪流得更凶了。

出了医院,温静本是要回去慕家湾的,但不想见到慕煜行,她还是回去学校好了。

刚拦了出租车,慕煜行却过来搂住她了。

温静撞进一道熟悉的怀抱,有些抗拒。

“放开我!”

“周冉就是故意惹怒,不要生气了,嗯?”慕煜行温柔地道。

“我没有生气。”此刻平静了些,温静的语气温和了不少。

慕煜行握着她的小手,“脸都皱起来了,有皱纹了,还叫没生气?”

“才有皱纹!”温静怒腾腾地反驳。

但慕煜行的话,却让她的情绪好了不少。

“我们回家,嗯?”慕煜行牵着她走向熟悉的卡宴。

温静挣扎了几下没成功,被慕煜行哄着坐进了车里。

哎……被他吃得死死的。

“知道周冉刚才跟我说什么吗?”

“什么?”

“她说送给她一支口红了。”

“我的财政大权都在静静手上,哪有零花钱给她买唇膏。”慕煜行无奈地笑笑。

“所以有钱了,会给她买了?”温静故意板着脸。

“不会,静静,我只给未来慕太太买东西,知道吗?”慕煜行的嗓音温柔低沉。

看着她的目光,仿佛藏着万千星河,如此醉人。

只是,温静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周深说的话,愣了愣。

“那我们拉钩钩。”温静伸出小尾指。

慕煜行宠溺地亲吻她的额头,“好。”

回到慕家湾,佣人已经打扫了一遍房子,温静坐在沙发上,整个人放松下来。

但是周深的信息又让她紧绷着神经了。

要赶作业。

温静翻开包包,继续今天没完成的作业,只是这一次倪教授出的分析题目都不容易,温静呆坐在客厅好久了,都没想出个答案来。

而这时,慕煜行刚做好了两份宵夜,瞧着温静愁眉苦脸的,走过来接过她手上的练习纸。

他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这位患者有眼球震颤的表现,可以先考虑是不是脑干、小脑等中枢神经出现了问题。”

温静恍然大悟,竟然忽略了病人的这个情况。

“慕煜行,是神。”温静赞赏地看着她。

“笨。”慕煜行笑笑,把她抱到餐桌旁。

“才笨!我可聪明了,不然怎么进了F大的!”

“难道不是因为我的助攻?”慕煜行挑眉。

面试前,慕煜行几乎每天都在为温静开小灶。

温静窘了窘,故意傲娇道,“唔,这个原因,占了百分之十吧!”

……

接下来的几天,温静都在学校上课,偶尔和凌瑶保持联系,现在她已经恢复正常的学习,温静周五下了课打算去看看她。

只是晚上有实验耽误了时间,后来又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是艾恬的来电,酒吧的人说艾恬喝醉了,她当即赶过去。

走到吧台,温静温静询问侍者,“刚才有人给我打了电话……”

“哦,是说那位艾小姐?刚才有个男人把她接走了。”

“什么?”

“说是她老公,长得还挺帅的,我估计就是夫妻吵了架吧。”

温静当即想到的就是向弘,找到了向弘的电话打过去确认了才放心。

已经是深夜,温静今天穿了一条白色裙子,没怎么打扮,和酒吧里艳丽妖娆的女人相比,明显地清新脱俗,很快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她没有久留,刚一转身,面前一道高大的身影忽地倒在了她的面前。

“姜迟?”温静看着被人揍得鼻青脸肿的男人,吓了一跳。

她认识的姜迟,样貌说得上是干干净净,斯文好看的,但现在却落魄又狼狈。

“送我去医院……”姜迟低弱的嗓音传来,抓住了温静的脚。

“好,等等。”

温静叫了车,幸好姜迟自己还能勉强走,不然她可根本拖不动这个男人。

车上,温静看着他,“发生什么事了。”

“嗯,被打了,都习惯了。”姜迟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和温静以前认识的姜迟,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姜迟,出什么事了?”

姜迟闭上眼,语气低沉带着痛苦,“一周前我被退学了,离开了学校之后,我只能暂时租房子,打算找工作,但却处处碰壁,甚至到了晚上就会遇到袭击……”

温静听得胆战心惊,“……惹上什么仇家了?”

姜迟冷冷地笑了笑,“我能惹上什么人,只有别人敢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