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appios

葬魂堂是葬魂寺举行祭祀和重大会议地方,是葬魂寺重地。

翌日清晨,幽无化领着楚狼进入葬魂堂。

楚狼神情肃穆,双手捧着装有藏龙经的铁盒。幽无冤安排楚狼捧藏龙经进葬魂堂,是让所有葬魂僧知道,是楚狼将葬魂寺瑰宝带回来的,也是竖立楚狼威信。

葬魂堂是一个长方形石厅,南北长,东西宽,可容纳百人。厅中四壁也都被涂成墨一样颜色。厅中除了一道厚重铁门,没有一扇窗户。

东西墙壁上挂着三十九盏油灯。

每一盏灯代表着一名葬魂僧。

厅中烟气缭绕,也弥漫着浓烈的煤油气味。

整个葬魂堂感人感觉就如一个巨大的闷罐。

除幽无魂和幽无化,寺中三十七僧,分东西而坐。每一边盘坐着两排僧人。中间留出通道。每名僧人都坐着一个蒲团。蒲团颜色如血,烟气中,就如每个僧人坐在一滩鲜血上。这也是厅中唯一鲜艳颜色了。

其中一名葬魂僧坐在东墙后排。这名僧人格外惹眼。他体态庞大,肌肤黑亮,身上肌肉隆起如坟。他长着一颗硕大脑袋,前额高凸,鼻子又扁又大,厚实的下唇上穿着一排小铁环。他脖子更是粗壮如成年人大腿,颈上还鼓出一块块肉,如起伏不平的丘陵。这僧人坐在那里,如一座小山,周围的人和他相比,就如孩童。

楚狼现在对寺中所有僧人都有了初步了解,他知道这个僧人叫阿龙咒。

阿龙咒已将藏龙经修炼至第四重,而且他深谱驭蛇之术,林中那条巨蟒就是他饲养的。

透红草莓女孩很诱人

由于身形巨大,也被称为佛塔阿龙咒。

身为葬魂首座的幽无冤盘腿坐在正中上方。他身后是一尊铁佛像。这尊佛像极其特别,面孔一半儿狰狞,一半慈祥。这尊佛像正是藏龙经创造者正邪法师的塑像。

面孔两种不同表情,代表着正邪同体。

楚狼进入葬魂堂时,所有僧众正在“诵经”。但是他们诵的经不是《阿弥陀经》和《金刚经》这些正统经书。因为他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僧人。这些葬魂僧诵的“经”,是藏龙经开卷那段话。

众僧“诵经”声在充满煤油气味的烟气中回响。

宛若吟唱一曲苍凉的悲歌。

“天地不仁,人魔难分。人在地狱,魔在人世。人世悲凉,地狱苦冷。逆龙困在无间狱,唯有杀戮慰魂灵……”

随着众僧“诵经”,楚狼明显感觉出这些葬魂僧身上散发出煞气。他们的目光苦痛而迷惘。他们的面孔冰冷而僵硬。

此情此景让楚狼更是深刻领悟到“逆龙困在无间狱”这句话的含意了。

葬魂僧,分不清自己是人还是魔,他们就如困在无间地狱的逆龙,没有未来,没有希望,灵魂遭受着永无止境的折磨。

楚狼捧着藏龙经盒走到幽无冤面前,他手托铁盒朝幽无冤单膝而拜。这一刻,厅内“诵经”声也戛然而止,所有葬魂僧都将目光投向楚狼。

藏龙经再回葬魂寺,幽无冤卸下重负再无遗憾,他气色和精神看起来比昨日也好些了。

幽无冤开口道:“藏龙经是我葬魂寺瑰宝,自藏龙经被盗,寺上下都如丢魂失魄,找回藏龙经也成了我们所有人坚定信念。天幸,幽无魂弟子楚狼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将藏龙经带回葬魂寺。”

幽无冤此话一出,葬魂僧们眼中都释放出激动亢奋光芒。

他们也知道了这个青年叫楚狼,是幽无魂弟子。

幽无冤对楚狼道:“展示藏龙经。”

楚狼便开启藏龙经盒,将藏龙经取出,在众僧面前展开。

楚狼展开藏龙经瞬间,所有葬魂僧都刷地立起。

阿龙咒立起后,他光头都快戳在屋顶了。

目睹葬龙经,所有僧人激动万分。那两个年老的葬魂僧激动之下更是老泪纵横了。

向众僧展示完,楚狼将藏龙经放在经盒中合上,然后神情庄重恭敬递给幽无冤。

幽无冤接过经盒,在楚狼和幽无化搀扶下站起。幽无冤转身走到正邪大师塑像前,幽无化在塑像后面某个部位拍了三下,塑像腹部便开启了一个方形的小窗。

如果不知开启这暗窗方式,一般人是绝难拿到藏龙经的。

幽无冤将经盒放入,这一刻,幽无冤眼中充满泪光。

至在他临死前,亲手将藏龙经放回原处了,不负先人。

幽无化又将暗窗合上。

幽无冤转身过身来,他目光从每个葬魂僧面孔上扫过。

“你们也都知道我痼疾发作命不久矣,现在藏龙经失而复得,我死而无憾。在我死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得安顿好了。那就是选一个继承人,他将会成为葬魂寺新首座。”说到这里,幽无冤又将目光看向楚狼,眼中尽是期望之色。幽无宛继续道:“楚狼将藏龙经带回,厥功至伟。而且他既是幽无魂弟子,还将藏龙经修炼到了第六重。无论武功和智慧都出类拔萃,堪当大任。所以我决定,让楚狼接替我成为葬魂寺新首座!”

幽无冤此言一出,众僧皆为惊诧。

楚狼年轻青青竟然将藏龙经修炼到了第六重。楚狼是幽无魂弟子,又立下如此大功,幽无冤将首座传给楚狼,众僧都没有异议。

幽无冤在先前位置后方冰冷地面上盘腿坐下,将代表首座的红蒲团和位置让出。意思是让位,新旧更替。

于是楚狼在那个红蒲团上盘腿坐下。

一名白眉老僧托着木盘走到楚狼身边,盘中有一柄锋利剃刀,还摆放着刺青所用的器具。

这名年龄最长的老僧将给楚狼剃度。

幽无化朗声道:“开始!”

众僧也都盘腿坐回原位。他们又开始诵藏龙经开卷语。

“天地不仁,人魔难分。人在地狱,魔在人世……”

在庄严的氛围中,老僧用剃刀先将楚狼浓密头发剃去,楚狼头发纷纷而落,如万千情丝被割断。

最后楚狼的头被剃的锃光瓦亮,没有一根发。

众僧仍不断重复吟诵着。

剃完头发,老僧开始给楚狼头顶刺地狱之龙。

楚狼并不想永远为僧,现在也是权宜之策,待时间成熟楚狼还会蓄发。剃了发随时可以再蓄,但是额头刺个龙头,便是永久的了。

现在楚狼雄心万丈,日后还准备成为一方霸主,脑门上刺个龙头既不美观也有失庄重。

楚狼便对老僧提出一个要求。

“能否将龙头再往上刺一些,发际线上端最好。”

刺到发际线上端,以后楚狼蓄发便可遮盖住龙头了。

老僧听了这话困惑不解,幽无冤和幽无化也不知楚狼何意。

楚狼巧妙解释道:“更靠头顶,因为我要从头再来!”

————-

开始补章,今晚三章,最后一章会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