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转二维码下载

() 第二天一早,向南便从魔都乘坐飞机抵达了京城,来机场接人的,自然是他的老大哥钱昊良。

“听说,你前两天又去了一趟f国?”

钱昊良下巴上胡子拉渣的,神情显得有些疲惫,比起上次他来魔都给古书画修复首届培训班的学员们上课时,整个人瘦了差不多有一圈。

他一边将车子汇入了车流之中,一边转头瞄了一眼向南,笑着问道,“据说收获也是不小呀。”

“是应邀前往f国国立图书馆修复那套《圆明园四十景图》的,加利特艺术博物馆的事,算是机缘巧合吧。”

向南简单说了两句,有些疑惑地问道,“钱大哥,你怎么感觉瘦了好多?这段时间京城故宫这边的修复任务很重吗?”

“嗯,春节后有一个大型的明清书画主题展览。”

钱昊良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几个月来,我们书画修复组一直都在忙着修复、保养那些需要参展的展品,忙得跟个陀螺似的团团转。”

“工作再忙,还是要注意身体。”

这种事并不只是京城故宫博物院里才有,各大博物馆每逢有大型展览时,都会忙好长一段时间。只是,京城故宫博物院的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地位,让它的展览变得更频繁一些而已。

当然,向南也不会跟钱昊良说什么“早知道你这么忙,就不用来接我”这样的客套话,以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说这样的话只会显得生分。

钱昊良笑了笑,忽然问道:“对了,你那个工作室搞的文物培训班怎么就只搞了一期,以后也都不搞了吗?”

纯情圆帽嫩妹子沉浸花海图片

“春节后还会有的,春节前试探性地举办了一期,主要是探探底,看看效果怎么样,从现在收到的反馈来看,还算不错,大家的积极性也都很高。”

向南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现在我们专门成立了一个文物修复培训部,以后就由专人来负责培训班的事情,等到了春节后,培训班就会规范起来,定期举行,到时候还要麻烦钱大哥多跑几趟。”

“那倒没什么问题,正好我也可以带我女儿去魔都迪士尼玩一玩,她都念叨好久了。”

钱昊良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我这当老爸的,都没陪她出去玩过几次。”

“以后会有机会的。”

向南笑了笑,接着说道,“对了,钱大哥,我都忘了告诉你,我工作室已经变更为有限公司了,办公地点也换了,不过还是在魔都博物馆附近。”

“就开公司了?”

钱昊良一脸惊讶地看了看向南,叹了一口气,“唉,不跟你这小子比,越比越绝望。”

想当初向南跟自己、吴茉莉、赵波等人一起合作修复国宝《千里江山图》时,这小子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学生仔,可这才刚刚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他就已经迅速在文博界里崛起了。

从俯视到仰望的过程,在不经意间就完成了转换,实在是令人嘘唏不已。

不过还好的是,向南对待他的态度,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自始至终都是恭敬有加,这也许也是钱昊良这些人看到向南每每有了进步,都会发自内心地替他开心,而不会心生异样情绪,更不会和他渐走渐远的原因所在。

两个人一起到东华门附近常去的那家小饭馆里吃过了午饭,钱昊良又回文保小院里去忙活了,向南则来到“大国工匠”年度人物组委会指定的京城饭店里报了到,然后领了一把房间的钥匙,到房间里将行李放了下来,又洗了一把脸,这才拿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紧接着又出了门。

离“大国工匠”年度人物颁奖典礼还有两天时间,来报到的人并不是很多,估计是酒店里的房间大多都被组委会给预订掉了的原因,大堂里显得有些冷清。

从大堂里出来,向南先到附近的购物中心里挑了几件礼物,这才朝着华夏国家博物馆慢慢走去。华夏国家博物馆离京城饭店并不远,它和京城故宫博物院南北而立,直线距离相隔不到一公里。

向南是准备去华夏国家博物馆青铜器修复中心,看望一位老专家丁春城。

丁春城和孙福民、刘其正,以及齐文超等人几十年前时,就在魔都同一条街上做学徒,学习文物修复技术,是从小就一起玩泥巴长大的交情。

在去年京城故宫博物院举行国宝《千里江山图》特别展览时,孙福民和刘其正他们就将京城内的一些老伙计介绍给向南认识了。这当中,自然包括了丁春城。

向南每次来京城,只要忙得过来,都会抽出时间去看望丁春城这些老专家,之前大多是直接到丁春城的家里去,还从没有去过华夏国家博物馆呢,这是第一次。

华夏国家博物馆,是隶属于国家文化部的一座综合体博物馆,总建筑面积近20万平方米。

国博藏品数量为100余万件,展厅数量48个。是世界上单体建筑面积最大的博物馆,也是华夏文物收藏量最丰富的博物馆之一,整体规模在世界博物馆中位居前列,是世界最受游客欢迎的博物馆之一。

尽管已经快到春节了,华夏国家博物馆里,依然有很多游客前来参观。

各个展馆里,人来人往,但并不嘈杂,游客们都安静地参观着央央华夏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遗留下来的文化瑰宝和精神财富。

向南并没有在展馆之中停留,只是稍稍一瞥之下,便径直往国博南边的文保中心走去。

到了文保中心,向南正要到门卫处进行登记之时,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哎呀,南哥?我这是太想你了,所以眼睛看花了吗?”

向南闻声往后一看,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笑骂了一句:“你可是高层次人才,是海龟,能不能稍稍稳着一点?”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和向南一起前往f国巴里斯,给向南做了一个多月翻译的邹金童。